秋霞在线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屈辱——旻怡的故事(二)

。屈辱——旻怡的故事(二)
发布时间:2019-06-14 08:56:35   浏览次数:355

(第一章:屈辱的開始)連接



第二章:威脅



第一次發生關系之後,我跟Ken還是繼續穩定的交往著老實說,如果不說做愛的問題,Ken實在是一個不錯的男友。平時說話幽默風趣,工作時認真投入,休閑時懂得玩樂,更重要是懂得在人前給我面子,對我溫柔體貼,又常送些不是很貴,但是很有心思的小驚喜給我。當時我還有幾個月才畢業,同學們知道我交了這樣一個男朋友,女的都羨慕得不得了,男的則個個酸溜溜的。可這些高中男生跟Ken比較起來,實在是太過幼稚了。所以,在平時,我是活在仿佛人生勝利者的生活里的。只是,一旦上了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第一次之後,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至少到那個公寓單位去一次,有時甚至兩三次。剛剛破處的我,雖然沒有得到溫柔的性愛,但是身體的刺激與興奮,還是讓我回味無窮。而且Ken真的很會挑逗女人。我問過他,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人,他說只是有過兩個女朋友。後來我才知道,他是真的只有過兩個女朋友,然而性伴侶、一夜情等等的,可不少。當然當時他沒說。



每一次的性愛,Ken都一樣說些下流的話來羞辱我。而且他老是喜歡把我綁起來,至少是綁住雙手。有時候甚至把腳也綁起來,把我固定成好像青蛙的姿勢,然後不停玩弄我的“逼逼”,不停說活羞辱我。



“妳的姿勢好淫蕩啊,把妳的逼逼都張開了。妳的逼逼好肥啊,好多水啊。應該讓很多人來插妳才對。”



我從來都是天之驕女,家里是掌上明珠,在學校是成績優異的好學生,男生對我更是百依百順。但是自從跟Ken在一起之後,我常常覺得我並不是那麽的好,尤其是在性愛上,他對我如此地百般侮辱,但是我卻又對他給我的性愛快感依戀不已。甯願讓他用語言侮辱我,踐踏我,只希望他能夠又一次地讓我的身體感受到性愛的高潮。



後來有一次,他把我這樣綁住之後,竟然拿出剃刀,把我的那不是很濃密的陰毛給剃光了。當時我好害怕,而且覺得他好過分,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把我剃成了白虎。完事之後,我對他發了好大脾氣,但是之後他對我又道歉,又哄又疼,結果我又被他說服了,還答應他以後都把陰毛給剃幹淨。



在每一次的性愛中,他對我說的那些話,漸漸地讓我起了一些變化。聽多了,有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就是很淫蕩,就是一個他的玩具,上了床就應該被他玩,被他“屌”,聽他的話。每一次做愛,我都有被侮辱強奸的感覺,而伴隨著侮辱的是極度的性愛快感。慢慢地,侮辱和快感就聯系了在一起。有時候,他只是說兩句“有洗幹淨你的洞等老公來屌你嗎?”、“妳的逼逼是我的,不是妳自己的。”我的私處就開始不停流水了。

最可怕的一次,是他在酒里頭下了春藥,然後在做愛的時候,不只是說那些侮辱我的話,還開始逼我自己把這些話說出來。



那一次,我們在公寓里頭喝酒,Ken說要讓我嘗試一些很好玩,能夠讓我們做愛時更舒服的東西,就放了一些粉末在我的酒杯里頭。我們已經上過好多次床了,我也知道Ken對性愛其實非常熱衷,而且平時他給我的安全感還真的蠻好的,所以我覺得就算用些藥業沒關系,Ken是不會傷害我的身體的。



喝著喝著,我感身體非常的熱,全身乏力,而且感到身體非常敏感。Ken好像平常一樣隔著衣服玩弄我的乳頭時,竟然讓我下體淫水直流,全身都好像觸電一樣。



Ken那時看我藥效起來了,就像平常一樣把我的雙手綁起來,固定在床頭,然後脫光了我,慢慢地玩弄我的身體。直到把我弄得一發不可收拾時,他開始逼著我說一些下流的話了。



“你的逼逼爲什麽這麽多水?說啊!”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拼命地仰起頭想要親吻他。



“什麽不知道,說!”在我私處的手指加大了力道。



“啊!我不知道,我好想要,老公,求求你給我好嗎?”當時我真的已經完全受到藥效的影響,他每一次對我身體的觸碰,都産生了強大的快感。而每一次快感,又讓我期待更多的刺激。



“好啊,但是你要聽我的話,我要妳說什麽就要說什麽,好不好?”Ken的眼睛牢牢地盯著我的眼睛,聲音低沈而有力,我仿佛被他催眠了一樣,只是不斷地點頭。



“不要只是點頭,要回答我啊。”



“知道了。。。”我低聲地說。



“你的逼逼爲什麽那麽多水?說。”Ken一邊捏著我的乳頭,一邊說。



“我不知道。”



“不能說不知道,要說‘我的逼逼很癢,好需要被男人屌’。快說”



“不要。。。我不要說。。。”



“那好啊,不說,就不要做了。”Ken在我胸部和私處的手停了下來。



“不要停啊,求求你,不要停。。。”藥效的威力下,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感覺,只希望Ken能夠快一點地進攻,占有我,侮辱我。



“那就快說啊!說‘我的逼逼好癢,好想要男人屌’。”



“我的逼逼好癢,好想要男人屌。。。”我屈辱地說了出來。



“好啊,來,先把我的屌吸一吸,吸得好,我就屌妳的爛逼逼。”



Ken跨坐在我的胸前,把他的陽具遞到我的面前。雙手被綁著的我,趕緊微微擡起頭,把他半勃起的陽具含在嘴里,開始爲他口交。



“啊。。。好爽啊,妳很喜歡吸男人的屌是吧?”



“嗯。。。嗯。。。”含著屌的我沒辦法說話,只好‘嗯嗯’地發出聲音。



“說‘我最喜歡吸男人的屌’。”Ken把陽具拿出來,扯著我的頭發說。



“我最喜歡吸男人的屌。。。”我已經無法思考,只是照著他的命令說話,希望他開心起來,趕快滿足我的性欲。



Ken讓我爲他口交了好一陣子,等到他的陽具完全勃起之後,就把陽具抵在我的陰道口前面。那時我好想他馬上地插進去,然後不停地幹我,但是他沒有。



“想要我插進去嗎?想要的話,要說話求我。”



“求求你,求求老公趕快插進來。。。”



“不行哦,這樣說我不會插妳的哦,要說‘求求主人,用大屌插我的爛逼逼’”



“求求主人,求主人用大屌插我的爛逼逼。。。”



剛說完,Ken馬上用力插了進來。當時我只感到全身發軟,然後私處痕癢酸麻,只希望他的大雞吧能夠不停地插我,用強烈的撞擊和抽插蓋過那種搔不到的癢。



“妳的逼逼好好插,插了那麽多次了還是那麽緊。你的逼逼生來就是要讓男人幹的,讓男人屌的。知道嗎?”



“嗚嗚。。。”聽到他這些話,我想要反駁,但是卻只能夠發出低低的哭聲。



“說啊,說‘我的逼逼生來就是要給男人玩的,給男人屌的’,快說!”



“嗚嗚。。。不要啊。。。”我低聲哭道。



“不說的話,我就要走了,妳自己玩吧。”Ken繼續逼我。



“我。。。我的。。。嗚嗚。。。逼逼。。。逼逼生來。。。嗚嗚。。。就是要給。。。要給男人玩的。。。給男人屌。。。嗚嗚。。。”我斷斷續續地講出了這句話,只是希望他不要真的走開,只希望他繼續操弄我的‘逼逼’。



“繼續說,一直說,說道我滿意爲止。”Ken繼續逼我。



“我的。。。逼逼。。。生來就是。。。要給男人玩。。。給男人屌。。。我的逼逼,生來就是要給。。。男人玩,給男人屌。。。我的逼逼生來就是要給。。。男人玩。。。給男人屌。。。”



在Ken的威逼、誘導之下,我被這句話說了幾百次。知道Ken在我體內射精了,躺在我身邊之後,我都還一直在說。雖然Ken射精了,我也高潮了好幾次,癱在床上根本動不了,也說不出話來。這時候,我腦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個聲音不停地回蕩著“我的逼逼生來就是給男人玩,給男人屌的”,不停,不停一直重複,到我完全失去意識爲止。



從那一次起,Ken的說話就變本加厲,每一次做愛時,都要我說出很多侮辱自己的話。而通常我都是一邊哭,一邊說的。



“我是老公的母狗,生來就是給老公玩的,求求老公快點玩我。”



“我淫蕩,我下賤,求老公用大屌懲罰我。”



“我喜歡老公射精在我的逼里面,我喜歡男人射在我逼逼里面。”



“我的逼逼要裝很多精液,我的逼逼是專門給男人裝精液的。”



在做愛的時候說這些話,能夠讓我有一種很難過,但是卻又很興奮的感覺。Ken把我綁起來,把我踩在腳底,然後不停玩弄我,侮辱我,甚至有時候用皮帶抽打我的臀部的時候,總是讓我有一種完全墮落,完全放開,能夠不顧一切,只是享受來自奶子、來自逼逼的快感的刺激。但是當高潮退去,理智恢複的時候,卻又對這一切感到很不能夠接受,甚至覺得Ken其實不愛我,只是想要玩弄我。但平時Ken對我又是特別的好,特別的遷就。



終於有一次,這個事情給我太大的壓力,我跟Ken說我想要跟他分開一陣子,讓我能夠冷靜下來,也讓我想想是不是以後都要跟Ken在一起,然後接受他這種特別的性愛方式。但是Ken對此卻有很大的反應。



“妳的意思是分手嗎?”



“是,我想我們先分開一下。”



“爲什麽?我們好好的爲什麽要分開?”



“Ken,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但是。。。”



“但是什麽?”



“但是我們。。。做愛的時候。。。”



“怎麽了?每一次做愛,妳不是都有高潮,覺得很刺激嗎?”



“但是我想要的不是這樣子的關系。。。”



“我平時對妳那麽遷就,那麽溫柔。做愛的時候妳就不能夠遷就一下我嗎?而且,我們也玩得很開心啊!”



“是,我知道。但是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接受一直這樣下去。每一次做愛過後,我都覺得很難過,很懷疑,爲什麽你要這樣對我,要我說那些話。。。”



反正都最後,我們彼此的要求都無法達到共識。Ken能夠妥協的只是性愛以外的地方,而我想要改變的正是他無法妥協的地方。結果當我們鬧得真的非常僵的時候,Ken拿出了手機,讓我看了一些東西。就是我第一次跟他發生關系的時候,他趁我昏睡過去時,拍下來的照片。當時我看了非常的生氣,也非常的害怕,甚至不知所措。爲什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原來Ken一開始就在算計著我嗎?當時我也還在上學,還是個18歲的學生,根本不知道該怎麽處理這個事情。



“其實這些照片,我本來不打算給任何人看的,包括妳。但是今天妳竟然跟我說出要分手這些話。。。你知道嗎?我爲了跟妳在一起,可是放棄了很多東西的。。。想要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多的是,能夠配合我的女人也多的是,但是爲了妳,我可是全都不看一眼。”

“如果妳真的要離開我,我想我一定會失去理智的。到時我會做些什麽事情,那妳就不要怪我了。你想要你學校的老師、同學都看到你是多麽淫蕩的一個女人嗎?我可以成全你!”



Ken狠狠地盯著我,凶狠而又陰沈的表情,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我頓時嚇呆了,不知道該怎麽辦好。只是很害怕地看著他。但是過了一會兒,他又恢複了平時的模樣,用很溫柔的聲音對我說。



“小怡,妳不要這樣對我。我是很愛妳的。雖然我有這些照片,但是妳不要怕,只要妳是我的女朋友,我就絕對不會傷害妳。所以你不要再說分手了好嗎?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愛你,我不能夠沒有妳的。我真的能夠給妳幸福的。”



老實說,我當時提出分手,也沒有真的有很堅決的心。在他時而恐嚇,時而溫柔,時而威脅,時而安撫的手段下。我又繼續跟他在一起。但是在那之後,他對我有了些改變。平時還好,還是一樣地溫柔體貼,但是做愛的時候,他的特殊癖好,卻變得越來越變態跟嚴重,而我自尊的淪陷,也真正的開始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