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在线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被妓女們折磨死的詩詩

被妓女們折磨死的詩詩
发布时间:2019-06-10 06:49:38   浏览次数:273

夜裏詩詩在上海的華爾頓大街上。看著街上的男人門。這裏是他們的天堂。

因爲這條街是上海出名的紅燈區。路邊站著穿著裸露的妓女。大聲肆忌的拉攏著

她們的客人。看著這些。她眼角泛起淚花。自己現在生活窘迫。孤身一人在上海。

找不到一份肯要她的工作。但爲了生計。她決定。用自己的身體來吃飯。雖然這

是份下賤的工作。但已經沒有辦法了,要不會活活餓死。想到這。她向著路邊的

妓女門走去。



  「這位小姐。我想……我想問下。」詩詩走到了一個妓女身邊用小的不能在

小的聲音說著。「你他嗎叫誰小姐呢?老娘我在這混的時候,你還在家裏活泥巴

呢。把眼睛放明亮點。」女人怒氣沖沖的對著她吼道。這時周圍的姐妹都圍了過

來「麗姐怎麽了,發這麽大火?」「麗姐,這丫頭惹你了。?哼。真他嗎鄉下來

的吧?敢對我們麗姐沒大沒小的?」……



  詩詩一看這麽多人圍了過來。本來就沒什麽底氣。一下讓嚇的更不敢說話了

「我……我錯了,姐姐們」「哈哈哈。看她那賤逼樣。」「行了行了,再不欺負

人家了」麗姐看了詩詩一眼「說吧,你想問什麽?」「我……我想來你這上班…

…行不行?麗姐你放心,我絕對沒有病的。」詩詩看麗姐沒那麽生氣了,一下子

一口氣把話都說出來了。「哈哈哈,就你?你想笑死老娘我啊?撒泡尿看看你這

奴像。還跑我這來上班?把你帶出去見客人我都嫌丟人呐。」麗姐輕蔑的說著。

詩詩一下子急了。自己把話都說出來了。大家都看著呢。如果在這裏上不成班。

那以後怎麽見人啊。「麗姐。別這樣。我求求您了。我身上已經沒錢了。您就好

心讓我在你這上班吧。錢拿少點無所謂。隻要能給我口飯吃。我一定好好給你幹

活」「哈哈。看你這賤逼樣。哎呀。算了。別說老娘我沒同情心。我也怎麽說也

是個女人。看見有需要幫助的肯定會幫忙的。但既然你都已經開口了。就絕對沒

有反悔的餘地了。你想好了再做決定。」「麗姐。我想好了。您就讓我跟著您幹。

你讓我朝北。我絕不敢朝西。」「好。你跟我來。」說著,麗姐頭也不回的就往

店裏走。詩詩乖乖的跟在後面。周圍的姐妹們也都跟了過去。想看看麗姐怎麽辦

她。



  進了店裏。跟著麗姐一步不差。來到了一個屋子裏。麗姐打開燈。坐到沙發

上。翹著腿。「你叫什麽名字?」「李詩詩。麗姐叫我詩詩就好了。」詩詩老老

實實的回答。



  「我現在這樣告訴你。你進了我這店門,以後你就別再指望從這出去了。」

「啊?麗姐。你這什麽意思?」「什麽意思?你剛不是跟我說的很清楚麽?隻要

能給你口飯吃。你就聽我的。我叫你幹什麽你就幹什麽。」「是的麗姐。我現在

生活窘迫。是迫不得已才……」「你少給我說廢話。我告訴你 .我這裏小姐有24

個。生意是好的很。但是大家天天都是陪著男人。讓男人操。每天的生活都沒什

麽樂趣。那些臭男人我們更是見得不想見了。所以。我們需要個能讓我們開心的

東西。」「麗姐……」「你現在沒有說話的資格。進了我的店。你就得聽我的安

排。以後。你就做我還有我們店裏小姐的奴好了。讓我們大家在工作之餘 .還能

開心開心。你說怎麽樣?」「麗姐。您別和我開玩笑了。」「誰她媽有功夫和你

開玩笑。你給我聽著。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們店裏的母狗。我們店裏每個小姐都

可以玩你。而且是想怎麽玩怎麽玩。聽懂沒有?」「是……



  是是……



  麗姐說什麽就是什麽「這時。站在外面偷聽的姐妹們全都沖了進來」麗姐。

你說的真的嗎?以後她就是我們的奴了?「」我說是就是。從現在開始就是。



  小賤狗。以後我們員工廁所就是你的窩。你說怎麽樣?「」哈哈我們同意「

詩詩已經徹底沒折了,面對這麽多人。隻好認命了。但她如何能想到 .以後的日

子。這些妓女,又是如何折磨她的呢。



  詩詩洗完澡,衣服都沒穿。小紅就把她帶到了她的新窩(員工廁所)。



  「小賤貨。這就是你的窩了。



  以後你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裏呆著 .你那身破衣服我已經扔到後巷的垃圾站了。

你也別想著出來了。以後就這樣服侍我們吧。哈哈「說著 .小紅拿了根繩子。繞

著詩詩脖子一圈。最後綁在了馬桶後面的水管上。又把詩詩的手和腳都綁了起來。

這下。詩詩一點辦法也沒有了。赤裸裸的坐在地上。仰視著眼前的小紅。頓時感

覺自己是那麽的卑微。之前都沒注意到。此時的小紅是那麽的有氣質。自己的頭

. 才剛好到她的大腿。



  小紅低下頭。看著這個光著身子的「母狗」。突然有點興奮。「反正麗姐已

經說了 .她以後是我們的奴,既然這樣。我就先玩玩她。」小紅心想著。



  小紅蹲下身來。看著眼前可憐的詩詩。詩詩因爲懼怕。不敢看小紅的眼睛。

默默的低著頭。「啪啪啪」三個耳光重重的扇在了詩詩的臉上。「賤狗。擡起頭

來。看著我。」詩詩擡起頭。看著和自己面對面的詩詩。心中很是膽怯。



  「姐姐我美麽?」小紅一手托著詩詩的下巴。一手捏著詩詩的乳頭。



  「美……



  美……小紅姐姐好美……



  啊……「小紅用力的捏著詩詩的乳頭。」求求您……求求您不要捏了「」哈

哈。



  沒看出來啊 .小騷逼長的一般般。



  奶子還挺大啊?



  姐姐能讓你的奶子再大點。信麽?「說著。小紅狠狠得一巴掌扇到了詩詩的

奶子上。



  上面紅紅的5 個指頭印……



  「紅姐。



  別打了……



  求求您了……



  啊……「小紅哪能聽的進她的話。



  還是在使勁的扇 .詩詩一直不斷的呻吟著。這呻吟聲很讓小紅興奮。越是不

能停下來。



  扇了一會 .估計是扇累了吧。



  小紅看著自己的傑作。



  哈哈大笑起來。



  「賤貨。你看你那兩個奶子。讓姐姐給你弄的多大了。還不謝謝姐姐?」

「謝謝紅姐姐 .謝謝紅姐姐……」詩詩嘴裏說著 .下面卻濕了起來。



  這一幕當然沒有逃過小紅的眼睛。



  「喲。賤貨。說你賤你還真來勁了。下面都濕了嘛。」詩詩不吭氣。也不知

道該怎麽說。面對小紅。她感覺此時自己隻是一個能讓她娛樂的工具。小紅解開

圍在她脖子和腿上的繩子。「賤狗 .躺下。



  姐姐陪你玩玩。「詩詩乖乖的仰面躺在了地上。



  小紅跨在詩詩身上。慢慢坐下來。坐在了詩詩的奶子上。奶子剛被自己扇的

腫起那麽高坐在上面很舒服軟軟的。



  「啊……



  紅姐……



  姐……我……「隻感覺自己奶子上被屁股壓住。很重。很累 .很難受。



  小紅才不管那麽多呢,坐在詩詩奶子上「賤狗你淫叫個p 啊。



  快把腿張開。張大。「詩詩張開自己的雙腿。看著小紅坐在自己奶子上的背

影。一句話也不敢說。生怕惹了她生氣。



  這時。廁所的門突然打開了。



  又進來一個女人。詩詩仔細的看著這個女人。身材很好。腿很長。個子有175

左右。長的也很漂亮……「小紅?诶?你在這幹什麽呢?這是誰?你這是幹嘛呢?」

這個女人推門進來看到眼前的情況。仿佛有些摸不著頭腦……



  進來的這位。可算的上是店裏的招牌。好多嫖客甯願多出2 倍的價錢,也指

名要她。她叫悠悠。



  「什麽?奴隸?



  我怎麽不知道。這很有意思啊。「悠悠饒有興趣的看著詩詩。」你剛跑哪去

了?這可是麗姐找來的奴隸。給我們大家玩樂用的。「小紅一邊說著 .一邊用手

摩擦著詩詩的下體。詩詩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那意思是我也能玩咯?哎呀 .剛

陪一個臭當官的幹完。嗎的連套子都不帶。



  好不容易才打發走。本來說過來尿個尿的。不過……「悠悠走到詩詩跟前 . 」

現在看來有人可以幫幫我了。「說著 .悠悠脫下內褲。跨在了詩詩的臉上方。」

賤狗。



  給姐姐我把下面舔幹淨了。



  要不有你好受的。「說著。悠悠蹲了下來。



  詩詩看著自己臉上是另一個女人的下體。上面還可以看到還粘著其他男人的

精液。突然感覺有點惡心。   「怎麽著賤狗。



  你他嗎給臉不要臉是不。「悠悠索性坐在了詩詩的臉上。



  詩詩的嘴剛好對準了悠悠的下體。



  「嗎的把舌頭伸出來好好舔。



  把姐姐我伺候舒服了。「詩詩沒有辦法。伸出舌頭。



  賣力的舔著另一個女人的逼。



  頓時強烈的屈辱感油然而生。



  下面竟又不自覺的濕了。



                「哈哈



  ……悠悠 .她天生就是條賤狗……



  剛才我坐在她奶子上的時候。她下面就濕了。現在你坐她嘴上。她下面又濕

了。「突然。詩詩感覺自己的下體塞進了一個很細很硬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麽。

但感覺很不好。



  小紅脫下腳上的高跟鞋。



  把長長的鞋跟塞進了詩詩的下面。「你既然那麽賤。那姐姐來給你高潮」說

著。鞋跟進進出出。



  鞋跟很硬 .磨得下面很疼。



  詩詩想喊但臉上坐著悠悠。



  她不停的扭動著臉。但這樣的摩擦對于悠悠來說感覺很好。



  坐的更實在了。任憑胯下的「母狗」掙紮。越是掙紮。越有種舒服的感覺。



  悠悠覺的舔的差不多了。



  然後屁股向前移了移 .陰部對著詩詩的鼻子。坐了下來。詩詩的鼻子剛好鑲

嵌到了悠悠的陰部裏。悠悠前後搖晃著身子。



  享受著詩詩用鼻子給她帶來的快感。



  此時詩詩根本喘不上氣。鼻子吸進的全是悠悠的淫水。她拼命掙紮。她越是

掙紮。悠悠越是舒服。



  不久 .悠悠感覺高潮快來了。



  一手抓住詩詩的頭發。



  把她的鼻子使勁往自己陰部裏塞。並前後摩擦 .悠悠使勁的搖晃著身子。不

一會淫水全噴了出來。噴到詩詩的鼻子裏。詩詩被嗆到了 .猛勁的咳嗽。張大了

嘴 .接住了悠悠的所有淫水。就在這個時候。詩詩因爲這份屈辱感和小紅用高跟

鞋在她下體不停的摩擦。詩詩也流了好多水。



  悠悠如釋重擔的坐在詩詩臉上。看著這條「母狗」吃完了自己的淫水。很是

滿意「快給我把下面舔幹淨。還有。姐姐的淫水好吃麽。賤貨?」因爲詩詩的嘴

被悠悠的下體堵住。還在給她舔陰。隻有拼命的點頭。「哈哈 .悠悠。可真有你

的啊。男人現在都滿足不了你了。



  看來以後你還得找她來滿足你才行了。「」哈哈 .你看她那賤樣。



  也隻配在我們的逼裏活著。



  麗姐還真有眼光。給我們找了條這麽好的母狗。「悠悠站起身來。提上褲子。

輕蔑看了眼胯下的詩詩。」以後你就在這裏呆著好了。



  一會給我把這裏收拾幹淨。還有地下你流的那些水,全給我舔幹淨。「」是

是。「詩詩趴在地上,用嘴把自己剛才流的水。舔了起來。



  「哈哈……



  真他嗎賤貨。



                 「



  小紅看了看表。



             都已經晚上2點了



  「哎呀糟了。悠悠,明天早上8 點。李先生還叫我們到他家去?



  這都幾點了。該回去睡覺了。



  以後有的是時間玩她。「」哦對。看我高興的都忘了這麽個事了。「」賤狗。

今天就放過你。



  明天晚上我們繼續……



  哈哈哈哈「小紅和悠悠笑著走出了廁所。



  詩詩跪在地上。看著他們的背影。眼淚流了下來。



  自己一直以爲做婊子是最下賤的工作。沒想到現在自己卻給婊子玩。被隨便

欺負。估計自己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下賤的人了……



  或者。自己真的已經算不上是人了……



  廁所裏黑暗暗的。又加上今天實在是太累了。



  詩詩閉上眼就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詩詩醒來 .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 .隻知道這裏還是黑糊糊

的。她很餓。已經有兩天沒吃東西了。



                「砰」



  廁所的門打開了。



  門外面很亮。陽光照進來很刺眼。詩詩不自覺的用手捂住了眼睛。



  「把頭擡起來看著我!」口氣是如此的不留餘地。詩詩隻好把手去掉。



  看著門口。



  原來是麗姐。在明亮陽光的照耀下。



  感覺好像就是個天使。「麗姐。 .我已經2 天多沒吃東西了。



  求求您。給我點吃的吧。真的很餓。「」是的。我是答應過你隻要在這我就

會給你飯吃。「」謝謝麗姐……謝謝麗姐……「詩詩跪在地上。仿佛是看見了活

菩薩。



  「不過。人吃的飯你吃不來。你覺的你現在像人麽?」「麗姐。我是你們的

奴隸啊。我是人。給我點飯吃吧。」「我呸……就你還是人呢?把你當奴隸都是

擡舉你了。你隻不過是條欠收拾的母狗而已。昨天晚上悠悠都給我說了。聽說你

很賤麽。怎麽,母狗。想吃食物麽?」詩詩急不可耐。「吃……吃……麗姐。給

我口飯吃吧。」「恩。人吃飯可以。不過你。不算是個人。隻是條母狗。你告訴

我。狗最愛吃什麽?」「吃……額……求求主人別耍我了……我真的」「砰」麗

姐一腳踢翻了跪著的詩詩。然後一腳踩到她奶子上「誰她嗎一天到晚耍你了。老

娘沒功夫耍你。



  你以後少給我貧嘴。一條狗隻會叫是不會說人話的。我說你是條狗。你就是。

以後別讓我聽見你在我面前說一句話。否則。吃屎你都趕不上新鮮的。「詩詩徹

底被麗姐的氣勢所壓倒了。這時的麗姐看來。已經不像是天使了。更像是惡魔。

麗姐蹲下身子。坐在詩詩的奶子上。」哈哈 .小紅說的沒錯。賤狗的奶子坐上去

還真挺舒服的。很軟嘛。「麗姐要比小紅重多了。詩詩有些承受不了。但又不敢

說。隻好硬撐著。」賤狗。餓了是麽?「詩詩點了點頭。真的很餓。但又不知道

麗姐會給自己吃些什麽。她很害怕。



  「恩。兩天沒吃東西。狗也會餓的。來。嘴張開。老娘給你潤潤喉。」說著。

朝詩詩嘴裏吐了一口濃痰。



  詩詩。想都沒想就咽了下去。



                「喲



  。看來真是餓了。



  哈哈。吃的挺快麽。



  好吧。今天老娘胃裏還有點。你有福咯。「麗姐站起來。蹲在詩詩臉上。」

給老娘舔屁眼。舔舒服了或許會賞你點吃的。如果我不滿意。屁都別想聞一下。

「詩詩立刻賣力的舔了起來。」啊……唔……



  賤逼你天生就是舔屁眼的料吧。給老娘舔的還真舒服。「說完麗姐放了個屁。

詩詩下意識的扭開了頭。這被麗姐看到了。」她嗎的。看你表現的好。賞你個屁

聞聞。你還敢躲?「說著。麗姐站起來。對著詩詩的肚子一頓猛踢。小姐們每天

都穿著高跟鞋。麗姐也不例外。」叫你再躲。躲不躲了!



  躲不躲了!看你還是不夠餓的。「詩詩疼的在地上亂打滾。(身上又沒穿衣

服。讓高跟鞋踢著是很疼的。)



  「以後不敢了……以後再也不敢了……」詩詩哭著喊道。



  「哼。你他嗎就是賤的慌……非要把你打上……你才舒服是吧……還有……

剛才這句是你最後句說人話。以後隻準學狗叫。要不下次踢得就不是你的肚子了。

說不定是你的爛逼了。哈哈。」這時的詩詩已經徹底的害怕了。



  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命就在這些妓女的手上。如果哪天做的不對了。說不

定命都沒了。



  她慌忙跪下……給麗姐磕起頭來。嘴裏「汪汪」的叫著……



  「哈哈。天生就是條狗……學的還挺像的……去……給我躺好……老娘給你

喂晚飯。」詩詩乖乖的躺在地上。不敢有半點閃失。



  麗姐走過來。坐在詩詩臉上。「把你舌頭給我伸進去……」麗姐命令道。



  詩詩立馬伸出舌頭。往麗姐的屁眼裏鑽。因爲剛才已經給麗姐舔過了。所以

屁眼很滑。舌頭一伸就進去了。詩詩使勁的搖晃著在麗姐屁股裏的舌頭。慢慢的。

感覺屁眼沒剛才那麽緊了。有個硬的東西頂到了自己的舌尖。她知道那是什麽。

「嗯。表現的不錯。你的午飯快出來了。用你的嘴包住我的屁眼。迎接你最新鮮

的食物吧。



  哈哈「詩詩感覺到東西正在往外擠。于是她張大了嘴。包住了麗姐的屁眼。

一股難聞的氣味伴著黃色的大便拉進了詩詩的嘴裏。這股味道讓詩詩感覺十分的

反胃。有點受不了。使她感覺無法下咽。于是坨黃色的屎。就堆在了詩詩的嘴裏。 」

怎麽樣。賤狗。對你新生命的第一頓飯感覺怎麽樣?「詩詩嘴裏塞滿了大便。沒

辦法發出聲音。」怎麽不吃?不好吃嗎?「詩詩感覺語氣不對了。于是趕緊嚼了

起來。熱乎乎的。在嘴裏感覺十分的甘苦。味道又很難聞。但詩詩依然表現出在

吃美味一般的樣子。這才沒讓麗姐發火。她擦完屁股。把紙也順便扔進了詩詩的

嘴裏」老娘的屎好吃麽?看來你對你的新食物很滿意嘛。 .那麽正好……我們這

裏小姐們以後都可以給你食物吃。我答應你的管飯也就做到了。所以。你以後也

得聽我說的話。我叫你幹什麽你就得幹什麽。聽到沒有。?「詩詩把嘴裏的大便

都咽了下去。



  拼命的點頭。



  「恩……那麽今天下午……我叫小紅來這裏領你去另一個地方……我在那裏

裝備了好多新鮮玩意。我想你可以嘗試一下的。哈哈。」麗姐得意的笑著……走

出了員工廁所……



  詩詩現在更是害怕。害怕下午的到來。因爲她也不知道 .下午小紅會帶自己

去哪裏。又想到些什麽辦法折磨自己……



  詩詩在煎熬中度過了一個漫長的下午……



               「咚咚咚」



  高跟鞋撞擊地闆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朵。



  「是小紅來了麽」詩詩想到。



  于是立刻跪好在門口。「砰」小紅打開了門。看著跪在門口的詩詩。很是滿

意。「不錯嘛。這麽乖。」小紅嘲笑著。



  「汪汪」詩詩學著狗叫。爲了討好小紅。爲了免去皮肉之苦。



  「哈哈。麗姐說的果然沒錯。你現在已經成爲一條真真的賤母狗了。看來這

個真該用上了」小紅拿出一條項圈。



  是專門給狗脖子上帶的那種。但不一樣的是。項圈的裏面是一圈細細的針。

小紅把項圈給詩詩帶好。猛的往回一拉。詩詩的脖子被針狠狠的刺了進去。「啊

……」詩詩疼的喊了出來。



  「怎麽樣?舒服麽?這可是專門爲你定做的狗圈啊。看我們對你是多用心。

還不感謝我們麽?」詩詩臉上挂著眼淚。一個勁的給小紅磕頭謝恩。嘴裏還發著

狗叫。「哈哈 .跟我來。今天給你準備了很多有趣的東西。」說著詩詩拉著項圈

的另一頭。隻管往外走。



  鑽心的疼讓詩詩沒辦法不跟緊點。但這不是小紅想要的結果。小紅跑了起來。

邊跑邊回頭看著詩詩。在地上爬行的她又如何能跟的上小紅的速度。看著詩詩臉

上痛苦的表情。詩詩很有成就感。繼續跑著。一直跑到樓梯口那裏停了下來。詩

詩此時脖子上已經被刺的到處是血。更是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死狗。走這麽慢。

流血了吧?活該。



  真他嗎的賤。跟我下來「小紅牽著詩詩往樓下走。下面很暗。有很多道門。

應該是地下室。牽著詩詩走到最後一個門那裏。敲了敲門」麗姐。是我小紅。我

把那狗帶來了「……



  「進來吧」小紅牽著詩詩打開了門。這是個很大的地下室。但很空曠。沒什

麽東西。麗姐還有10來個姐妹坐在一邊的沙發上。小紅牽著詩詩走到麗姐面前。

把項圈的繩子給了麗姐「都弄好了。



  麗姐你想的真周到。真好玩「小紅笑道。



  「哈哈 .這沒什麽 .好玩的還在後面呢」說著。麗姐猛的一拉繩子。把詩詩

拉到了自己的腳前。詩詩疼的不敢吭氣。默默的把頭低在麗姐的腳邊。學著狗一

樣委屈的叫著。



  「賤狗。



  這項圈帶著舒服麽?「」汪汪「詩詩叫著給麗姐磕著頭。麗姐一腳踢到詩詩

臉上把她踹開。但繩子還在手裏握著。詩詩被踢開。但到了繩子的距離又被針刺

著脖子。疼的大叫著。把頭又伸到麗姐腳邊。麗姐又猛的一腳。詩詩又重複著前

面的動作。麗姐和姐妹們笑的前仰後合。



  而詩詩脖子上的那層皮都快讓針給紮爛了。「哈哈麗姐你真高明。這個法子

玩起來感覺一定很棒啊。」小紅笑著……



  麗姐收住腳。看著腳下痛苦的母狗。



  得意的大笑著「賤狗。老娘給你踢得舒服麽?還不給老娘的腳磕幾個頭麽?」

詩詩忙給麗姐磕頭。麗姐不說停。詩詩也不敢停。麗姐像小紅使了個眼色。小紅

立刻明白。過來沖詩詩臉上也是一腳。詩詩又像前面一樣。但再疼也沒辦法。轉

過頭來給小紅磕起頭來。



  這下大家都笑的不行了「麗姐這家夥這麽賤啊。我們可以玩麽?」其他的姐

妹見了。都想玩。「這條狗弄來就是咱們玩的。誰想玩就玩。有什麽不行的。」

姐妹們一聽都圍了過來。你一腳 .她一腳的。



  沒有一個有停下來的意思。因爲看著被她們踢完。還得繼續給她們磕頭的母

狗。都很興奮。但終于。詩詩還是被疼的昏了過去。……突然 .感到被水淋了一

身。詩詩才漸漸的從昏迷中睜開眼。



  「哈哈 .賤狗 .老娘的洗腳水味道不錯吧?」麗姐站在旁邊嘲笑著。



  詩詩這才反應過來。脖子仍然很疼。她想去揉揉脖子。但發現自己竟然動不

了。感覺自己躺在一個台子上。猛勁的動了動胳膊。胳膊好像被鎖住。腿。腰。

脖子。都被固定住了。乳頭上好像也被夾子夾住了。自己擺著一個「大」字。有

種任人宰割的感覺。



  「別掙紮了。這是麗姐叫我專門請人爲你設計的。以後你就這個造型吧。看

看我們爲了你操了多少心啊。」說著 .小紅走到台子上。兩腿立在詩詩頭的兩邊。

她眼前隻是另一個女人的跨。小紅拿了個假yang ju.套在了詩詩的嘴上。慢慢的

騎了上去。「麗姐。可以開始了。」說著。隻見麗姐手裏拿了個遙控。



  按了下紅色按鈕。詩詩突然感覺到乳頭上一陣麻痹。



  原來夾子上是可以通電的。隻要遙控上按鈕一按。詩詩乳頭上的夾子就會打

電。



  詩詩痛苦的掙紮。扭動著身體。瘋狂的搖著頭。可這正是她們想要的結果。

「啊……



  啊……



  爽啊……舒服。……「小紅陣陣呻吟。引得其他姐妹們笑的前仰後合。



  她們利用詩詩的痛苦。滿足自己的欲望。套在詩詩臉上的假yang ju.也是加

工過的。裏面是空的。yang ju 上有許多的孔。就這樣。詩詩劇烈的晃動使得小

紅很快到了高潮。噴出的淫水全都由假yang ju 的孔中流到了詩詩的嘴裏。小紅

抽搐著身體。緩緩的站起來。看著胯下被電擊痛苦的詩詩。有種從未有過的滿足

感。「她嗎的……給我把水都喝下去。,要不電是不會停的。」聽到這。詩詩忍

著乳頭上的痛。硬是喝完了滿嘴的淫水。



  「哈哈哈。好喝麽賤狗?」這時詩詩隻有拼命的點頭 .漸漸的 .夾子好像沒

有電了。



  詩詩也掙紮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軟軟的貼在台子上。



  「她娘的。這就不行了?操你嗎的我還沒爽呢。」悠悠走了上來。朝詩詩的

面頰上猛踢了兩腳。「賤狗。



  操你嗎的剛那電還沒把你弄清醒是吧。信不信我這可以開比剛才還強的電?

想試試麽?「其實她們也不想鬧出人命。再電的話估計真要電死了。那她們以後

可就沒的玩了。悠悠隻是想嚇唬嚇唬她。



  「不是,不是。悠悠姐。我精神頭大著呢。別電我了。您想怎麽樣就怎麽樣。

我一定滿足您。求求您別電我了。」詩詩說著都快哭了。



  「哭你嗎個比啊。你他嗎自己犯賤愛給我們使喚。還有啥不服氣的?」說著。

悠悠一隻腳踩著詩詩的頭。一隻手使勁往上拉拴在脖子上的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