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在线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棒與穴之歌 第一章 預言(元)

棒與穴之歌 第一章 預言(元)
发布时间:2019-06-08 02:00:54   浏览次数:6

第一章? ?? ???預言(元)







  一個巨大火紅的慧星劃過齊國都城臨滋的上空,留下一道如血鮮豔的印迹在

天空久久不曾散去



  城內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異象驚嚇了,許多人紛紛跑到緊靠大海的東城沿

海大街,一邊眺望大海遠處,一邊議論紛紛。



  這時,在一處高台上,一位身著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大聲說道:「紅星顯現

,厄運來臨!」



  他醒目的穿著和洪亮的聲音吸引了一部分民衆的注意,漸漸地在台下聚焦了

一群人。



  「光明神告訴我們,」



  他揮動了一下手中那本紅色的書,「當天下大變,人類浩劫來臨之際,光明

神會降下紅色彗星警示世人,唯有信我真神者才能超脫此次輪回!」



  聽到此話,人群中三位衣著華麗的年青公子相視一笑,白衣公子對藍衣公子

笑道:「你們齊國的治理真的散漫,象這種妖言惑衆的言行居然會在國都出現,

要是在我們秦國早就被抓到大牢了。「藍衣公子微微一笑,說:「我們齊國位臨

大海,心胸也如同大海般寬廣。「另一位著淡灰衣公子接過話說:「是啊,海納

百川,有容乃大,所以齊國才是天下最富裕,人才最多的國家啊。「白衣公子臉

色一沈,瞪了灰衣公子一眼,以不屑的口吻說:「姬軒,你一個小小鄭國的質子

,有什麽見識能評價天下形勢!「姬軒也毫不相讓,反擊道:「哼,我是質子沒

錯,但同爲質子,大國與小國又有什麽區別了?秦國的七王子嬴康大人!」



  「你……。」



  嬴康臉色一青,正欲反駁,卻被藍衣公子打斷。



  「二位兄弟別爭了,你們都是我齊國的客人,也是我姜小元的朋友,何必以

口舌之爭而傷了和氣呢。」



  嬴康與姬軒互相瞪了一眼,不再說話,一齊把目光又轉向了台上的紅袍男子





  此人還在大聲宣教。



  「人類是一種貪婪、墮落的生靈,我們生而有罪,而我們卻在罪惡中毫不知

覺!毫不悔悟!」



  他揮舞著手臂,「當這種罪惡達到了一定程度,上天將會懲罰我們,古老的

惡魔將會在沈睡中複活,它以我們的罪惡爲食,最終要消滅我們所有的人。而唯

有光明神能拯救我們,皈依光明神才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我們信奉了光明神,衪就會臨凡來救我們嗎?」



  下面有人大聲問道。



  紅袍男面色凝重,語氣中非常虔誠和堅決,「光明神乃至高之神,衪怎會降

臨人類這個肮髒墮落的世界。」



  聽到下面一陣騷動,他又提高了語調,「但是,衪會派出一個使者臨世,這

個使者出生于刀與火之中,之後會經曆血與水的重生,他會手持光明神劍,戰勝

複活的惡魔,拯救所有信奉光明神的靈魂!」



  紅袍男越說越激動,聲調也越來越高,「他就是預言中的王子,他的歌就是

……。」



  「爲什麽是王子,而不能是公主?」



  一個清脆動耳的聲音從人群中發出。



  紅袍男非常惱怒有人打斷了他的話,但這個表情隻是一閃而過,待他看清打

斷他話的是站在人群中一個清秀的女孩後,更是一笑,「預言之中是王子,可不

是什麽公主,這是光明神的旨意。」



  那女孩哼了一聲道:「光明神也重男輕女嗎?你們這些神棍總是說什麽英雄

都是男的,難道拯救世界就不能是女人嗎?」



  紅袍男臉色微微一變,本想喝止那女孩繼續胡說,但人群中早有人沖那女孩

嚷叫起來。



  「你一個小女孩懂什麽,快走開!」



  「竟敢對光明神不敬,你的靈魂已腐化不行了,快向光明神忏悔吧!」



  有人出言更是極爲不堪。



  「哈哈!女人也想拯救世界?做夢吧,女人隻能在家帶孩子。」



  「什麽隻能在家帶孩子,還有一樣,是給男人肏的,哈哈!」



  「小姑娘,你還是快些回家,讓你父母把你早點嫁了,你就知道爲什麽女人

不能成爲拯救世界的英雄了。」



  「待你男人把你壓在身下,肏得你說不出話來時,看你還是不是這麽想?哈

哈哈!」



  一說到女人,人群中一些人就象打了興奮劑一般,頓時熱鬧得炸開了?。



  那女孩羞得臉通紅,急欲反駁,奈何周邊人多聲噪,她的聲音都被掩蓋得聽

不到一絲。



  在此時更有一相貌猥瑣男人跳到她面前,一臉淫笑的把手伸向女孩,「小姑

娘還沒有讓男人嘗過吧,讓小爺我來先試試。」



  周圍又是産生一陣不懷好意的大笑。



  女孩大怒,側身躲開那隻髒手,順手一記重重的耳光打在那人臉上。



  那男人臉色烏黑,惱羞成怒,口中咒罵道:「臭娘們,敢打老子,看我不扒

光你的衣服。」



  就在他正欲沖向女孩時,卻發現後背被人拉住了,他憤怒的朝後一看,見是

一個年青的藍衣公子,後面還有一白一灰兩位公子。



  見對方有三人,這男人頓時氣焰降下了許多,但口中仍不裝強硬說:「你們

什麽人,少管老子閑事!「姜小元笑道:「老兄,大庭廣衆之下欺負一個女孩,

算什麽好漢。「男人還欲說什麽,但看到對方氣質不凡,頓時沒了底氣,隻嚷嚷

了幾句,「好,你給我記著,老子下次再找你算帳。」



  說完便逃也似的鑽入人群不見了。



  而周圍的人群見沒有熱鬧可看,也就一轟而散了,連那台上的紅袍男子也都

不見了。



  姜小元朝那女孩拱拱手說:「讓姑娘受驚了!」



  哪知那女孩卻沒有領情的意思,反而哼了一聲道:「你幹嗎要多管閑事,本

姑娘正要好好教訓那個人渣的,壞了本姑娘的好事。」



  姬軒心中不快,走上前說:「你這小女孩真是不知好歹,若非姜公子解救,

你還不知該怎樣了。」



  女孩朝姜小元眨了眨眼,笑道:「你姓姜?那是齊國的國姓哦。」



  姜小元擺擺手道:「我齊國姓姜的何其多也,豈隻是王族之姓?」



  女孩又是輕聲一笑,說:「若你真的姓姜,說不定我們還會見面哦。」



  說完轉身便走。



  姜小元也不多說,靜靜的看著女孩的離去。



  「三王子,」



  嬴康拍了拍姜小元的肩,笑道:「莫非你是看上這個女孩了?」



  姜小元尴尬的一笑,「兄弟說笑了。」



  嬴康笑道:「三王子若真此意,小弟我一定把她給找出來。」



  姜小元不願再繼續這個話題,說道:「時候不早了,昨晚我們三個玩了一個

通宵,我得趕快回宮了,你們也都回去休息吧。」



  嬴康與姬軒都點點頭,三人便互相拱手告別。



  此時已是正午,姜小元不敢從正門入王宮,便悄悄的從後門進入。



  剛一入宮,他就看見自己的兩個貼身小太監已在內門等侯了。



  「我的殿下呀,」



  小太監小順子一臉的焦急,「您昨晚到哪去了?我們找了你好久。」



  姜小元邊走邊說:「又不是第一次晚上沒回宮,有什麽大驚小怪的。」



  另一太監小桂子說:「殿下,昨晚大王派人傳旨,要您明日上午到宣政殿去

。「「去宣政殿?」



  姜小元停住了腳步,「這可是朝議大事的地方,都叫了哪些人?」



  小順子說:「叫了哪些大臣奴才不知道,但好象所有的王子都要過去。」



  「哦?」



  姜小元思索了一下,問道:「你們可打聽到什麽消息沒有?」



  小桂子把聲音放低,說:「奴才聽說是聯姻和交換質子之事。」



  「哦,」



  姜小元說,「聯姻?」



  他稍微思索一下又接著說:「父王的幾個兒女中,大哥與大姐都到了成婚的

年紀了,難道是爲他們物色到合適的人了?」



  小桂子又湊近些說:「奴才聽說好象是遼國的公主。」



  「遼國?」



  姜小元說,「好遠的地方,我齊國向來與他很少交往,這次怎麽會?」



  小順子也靠近些說:「聯姻這事還隻是其一,奴才聽說大王還要與吳國和申

國交換質子。」



  姜小元說:「天下數十國中,能與我齊國相提並論的國家也不過秦國、楚國

、晉國、唐國、金國等幾個大國而已,吳國也可以算得上實力不俗,可以相互交

換質子,但申國這個彈丸小國居然也與我大齊交換質子,父王怎麽會做出如此決

定了?」



  兩個小太監也是一臉茫然,過了一會,小桂子才堆出笑臉說:「無論如何也

不可能讓我家三王子去當質子的,您可是大齊正宗的嫡王子。」



  姜小元點點頭說:「父王有十多個兒子,我與大哥二哥都是母後所生,質子

自然是輪不上我們,但其他的王子也是我的兄弟,我也不忍心看到兄弟分離啊。





  小桂子連忙奉承道:「三王子宅心仁厚,實是我大齊之福啊。」



  姜小元不願再談論這個話題,徑直往前走,實然發現自己已到了禦花園附近





  「這?離鳳儀宮不遠了,」



  姜小元想,「我也有好幾天沒去看望母後了,現在就去給她請安吧。」



  「你兩先回玉華宮等我,」



  姜小元對兩太監說,「我先去看望王後。」



  「是,」



  兩太監應聲後便朝禦花園東邊走去。



  姜小元獨自一人朝王後的宮殿――鳳儀宮走去。



  行不多久他便到了宮門口,卻見宮門緊閉,左右分別站著的一個宮女。



  姜小元上前施禮道:「麻煩姐姐進去通報一下母後,小元特來向她請安。」



  二宮女回禮說:「三王子請回吧,王後昨日處理王宮事務過久,現今還在歇

息,她吩咐我等任何人都不能打擾她,待她醒後我等定會通報王後的,望三王子

見諒。」



  姜小元見如此,隻得拱手告退。



  「母後很少在白天休息的,」



  他暗想,「昨天是何事讓她如此辛勞呢?」



  當他剛走過鳳儀宮的宮牆,一個說不出的感覺突然湧現,他猛的停下腳步,

躲在拐角處朝鳳儀宮宮門外窺探。



  而此時,一個年青的公子正從另一邊走到了鳳儀宮的宮門口。



  「是二哥,」



  姜小元暗念到,「他也是來看望母後嗎?恐怕他也要失望而回了。」



  此人正是齊國的二王子姜小風,他在一宮女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麽,隻見那宮

女點點頭,便把宮門打開了,姜小風微微一笑,便側身走了進去。



  姜小元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想到姜小風能順利的走進鳳儀宮,按自己對母後

的理解,她對自己的三個兒子可一向是一事同仁,毫無任何偏心的。



  他越想越不對頭,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大,「不行,我得進去看看一個究竟

。」



  姜小元雖然貴爲齊國的三王子,但他從小習性就與別的王子們不同,他從小

就特別喜歡攀爬,王後爲此也不知教訓過他多少次,但他還不能改過,後來也就

聽之任之了,這也使得他比任何人都熟悉王宮,因爲整個齊王宮基本上都被他爬

遍了。



  他快速走到鳳儀宮東南一角,他知道這個地方人少而且又特別適合攀爬,他

觀測了一下四周,見沒有人,便在牆面上登了幾下,便輕松的翻過了宮牆。



  進入鳳儀宮,整個院子靜悄悄地,隻有那棵已有數百年的梧桐樹上偶爾傳來

幾聲清脆的鳥聲。



  姜小元不敢大聲,沿著宮牆緩緩的朝正殿走去,可在經過東偏殿時,他突然

停住了,?面好象發出了一些聲響。



  他把耳朵貼在牆面,確實沒錯,?面是有一些奇怪的聲響,好象是有人在說

話,但又有些不象。



  他蹑手蹑腳的走到東偏殿的寑房才停下,聲音正是從這?傳出來的,他靠近

窗戶,這回他聽清?面的聲音了。



  「嗯,嗯,別摸那,摸得人家那好癢!」



  居然是一個女人嬌喘的聲音,姜小元大吃一驚,誰這麽大膽敢在王後的宮殿

做這樣的事?難道是姜小風與鳳儀宮的宮女私通?心中疑惑越大越好弄清真相,

姜小元輕輕的將窗紙撮了個小洞,把右眼貼近,看清了室內的情景。



  寬大的木床上正緊緊抱著兩個人,姜小風一臉淫笑的面容正朝著窗戶這邊,

而那個女子卻是背朝著,看不出是誰。



  那女子穿著一身輕薄的紅色絲衣,雖然看不到正面,但從背影來看,她的身

材就足以讓男人口中冒煙了。



  「這是哪個宮女?」



  姜小元暗思,「膽子也太大了吧,她難道不怕讓母後知道嗎?」



  但剛一想到這,隻見那女子扭動了幾下,身體向前傾,臀部上翹,圓潤高挺

的雙臀印入姜小元的眼中,一下把他的思路打斷了。



  「哇,真完美!」



  姜小元不由自主的咽了幾下口水,下體也不由硬了,「不行,我不能有這種

情緒。」



  自幼深受禮教熏陶的他告誡自己,同時深吸了口氣這才把欲望壓制了下去。



  而屋內的姜小風卻不同,他毫不顧忌的把手伸在女子的臀部上遊動,一邊笑

著說:「把屁股再翹高點,讓我好好玩玩。」



  那女子也真聽話,前身更加前傾,臀部翹得更高了。



  這樣一來,輕薄的絲衣便緊緊的貼在臀部,半球形豐滿的雙臀被勾勒得更加

清楚,中間那條臀溝仿佛高山間的幽谷,深邃迷人。



  「真是百玩不厭,」



  姜小風笑著說,手指在那女子股溝間上下滑動,「真想不到你的屁股會有這

麽大這麽翹,告訴本王子,是爲什麽?」



  那女子並沒回話,隻是用帶著嬌喘的聲音哼了兩下。



  見她不說話,姜小風淫笑了一下,用力在女子臀部拍了兩下,「快說,否則

我對你不客氣了!」



  「嗯,嗯,」



  那女子終于說出話來,「還是是因爲三王子你,嗯。」



  姜小風仿佛非常受用,又在女子結實的雙臀上拍了一下,「因爲我什麽?說

完。」



  那女子嬌嘀嘀的聲音又響起,「嗯…還不是讓三王子給玩的,把人家的那?

都玩大的。」



  姜小風哈哈笑道:「你這個狐媚子,被我玩這麽多次,說話還這麽遮遮掩掩

的,什麽那?這?的,到底是哪?」



  「嗯…嗯,」



  那女子吞吞吐吐的聲音中帶著嬌媚,「是,是妾身的屁股。」



  如此淫穢的一幕被姜小元看的清楚,聽得真切,他不由口幹舌燥,全身發熱

,而這個女子的聲音似乎又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誰,好奇心讓他站著一動不

動。



  屋內的姜小風可沒歇著,他把女子的絲衣掀起,讓女子光滑挺翹的臀部暴露

于空中,赤裸的屁股白晃晃的耀眼。



  「呵呵,才讓我摸一下就出騷水了啊,」



  姜小風笑著說。



  「沒,沒有,」



  女子嬌喘著回應。



  「還不老實,」



  姜小風笑著搬開女子的股溝,在豔紅的陰唇上一摸,「流出的水都把我的手

打濕了,要不讓你嘗嘗。」



  說著把手伸到了女子的前面。



  「還有這麽完美的陰部,」



  窗外的姜小元吞咽著喉嚨。



  他貴爲齊國的三王子,也與女人有過男女這歡,但從沒有哪個女人的私處有

眼前的這個如此完美。



  「看你也饑渴了,本王子就賞賜你吧,」



  姜小風笑著走到了女子的前面,褪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粗大長挺的陽具,

「來,嘗嘗。」



  女子順從的揚起頭,吞下了整根陽具。



  姜小元雖然看不到女子的臉,但從她身體擺動的力度可以看出她正非常努力

的討好著姜小風,「母後宮?居然有這麽淫蕩的女人,」



  他心中雖責罵著這個女子,但眼睛卻未曾離開一下。



  「嗯,真不錯,」



  姜小風微閉著眼,一臉的享受,「你的口功又提升了啊,看來我對你的調教

還是有點效果的。」



  姜小元摸了摸已腫脹的下體,暗暗告戒自己:「我不能再看這個淫穢墮落的

東西了,我得走了。」



  但他的腳卻就是邁不開一步,「待我看清這個宮女是誰後就離開,」



  他又自我安慰著。



  「很舒服,不過本王子想插你的小穴了,」



  姜小風吩咐道,「轉過去!」



  馬上就可以看清這女子在面貌了,姜小元的心突然間怦怦加速,不過讓他失

望的是那女子雖然順從的轉過了身,但頭一直是低著,烏黑的長發遮擋了整個臉

,根本看不出她到底是誰。



  姜小風又得意的笑了笑,拍了拍女子豐翹的臀部,「騷貨,把屁股再翹高一

點,好讓我插你!」



  「嗯…嗯,」



  女子輕哼著擡高了雙臀,頭部也更緊的貼在了床上。



  「我來了!」



  姜小風大叫一聲,粗大的陽具噗哧一聲,沒入了女子的體內。



  姜小元雖看不到屋內男女交合時性器官相撞的畫面,但撞擊的聲音卻聽得一

清二楚,「啪啪啪」



  的聲音有節奏的在屋內傳遞。



  「真是爽,我最喜歡用這個姿式肏你了。」



  姜小風一邊擺動一邊說。



  「嗯…嗯…嗯!」



  女子用媚骨的喘息回應著。



  「騷貨,真想不到你的騷屄還會這麽緊,」



  姜小風笑道,「若我早知道的話,就不會荒廢你這麽久了。」



  看到這女子是鳳儀宮?的老人,姜小元絞盡腦汁回憶王後宮?的這些個宮女

,但總沒有一個能聯系得上。



  「本王子肏得你爽不爽啊,」



  姜小風笑道。



  「嗯,嗯,爽,妾身好爽,嗯…嗯…。」



  女子嗚咽著。



  「想當初你還拼命反抗,現在後悔了吧。」



  姜小風得意的說。



  「嗯…嗯…,妾…妾身錯了。」



  這女子是被二王兄強奸的?姜小元大吃一驚,一是沒想到他向來敬重的二王

兄居然會做出強奸女子之事,二是更沒想到他居然會去強奸女人。



  姜小風臉上的表情更是得意,笑著說:「若不是這樣,你怎麽又能享受到我

這根大屌呢,哈哈!」



  「嗯…嗯…,謝,謝主人,主…主人的雞…雞巴讓…讓妾…啊…妾身好…好

舒服!」



  女子略帶哭腔而又萬分嬌媚的聲音回應著。



  「看來這個女人被二王兄調教得徹底臣服了。」



  姜小元暗想。



  「來,把上身擡起點,讓我抓緊你的奶子!」



  姜小風又命令道。



  「嗯…嗯…,」



  女子邊呻吟著,一邊直起了身子,烏黑如瀑的長發同時慢慢的散開,露出了

女子的臉。



  那是一張無比精倫的臉,同時又是一張無比熟悉的臉,姜小元無法阻止自己

的震驚,「啊-」



  的一聲剛出口馬上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唇,人也猛的離開窗子,蹲到了牆下





  「怎麽是她!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錯了。」



  姜小元感覺自己的心髒都要跳出胸膛了,但他卻沒有勇氣和力氣再站起朝窗

戶?窺探。



  與此同時,屋內的女子好象也發現了什麽異常,用非常緊張的口氣說:「停

…停一下,我,我好象聽到了什麽聲音。」



  姜小風一愣,停住了對女子的撞擊,但四周安安靜靜的,他不由生出一絲怒

意,喝道:「哪有什麽聲音,你別疑神疑鬼的。」



  蹲靠在窗戶下的姜小元一動不動,生怕再發出一點響動會驚動?面的人,但

他有腦子仍然是一片混亂,他實在不敢相信?面的那個女人會是那個人,他最敬

仰,心中最爲聖潔的大齊王後,也就是他的母後――燕錦弦!「肯定是我看錯了

,」



  姜小元心中對自己說,「怎麽會是母後呢?絕對是我看錯了。」



  但?面再次傳來的對話很快把他的心中所想否定了。



  「我真的好象聽到了什麽聲音,風兒你去看看,要是讓別人看到的話,那母

後可沒臉面活在這個世上了,嗚嗚。」



  姜小風看了看四周,又沒看到什麽異常,心中更爲惱怒,大聲喝道:「你這

個賤人,是不是又想找什麽理由不讓我肏你了!」



  「果真的母後,」



  淚水不由自主的從姜元眼中流出,「這是怎麽回事?這怎麽可能?」



  這時?面傳來「啪啪」



  清脆的拍打聲,還有女人的哭泣聲,讓姜小元又強迫自己站起,透過窗孔往

?看。



  這一次,他更加確定了這個女子和身份了,確實是他敬愛的母後燕錦弦,隻

不過此時的大齊王後與他平時所見的那個威嚴、高貴的母後大不相同,一絲不挂

的燕錦弦正恭順的跪在他的親生二兒子姜小風腳下。



  「沒有,我真的沒有這個意思,」



  燕錦弦昂起頭,如一頭受到驚嚇的綿羊哭泣著說。



  姜小風捏著她的下巴,「賤人,怎麽稱呼的!」



  「妾…哦,奴…奴家錯了,」



  燕錦弦抽泣著說,「奴家錯了,請主人原諒奴家吧。」



  「錯在哪了?」



  「奴家不該掃了主人的興緻,請主人饒了奴家吧。」



  燕錦弦的臉上已滿是淚水。



  姜小風此時的臉色才稍微看看一點,他用手摸去燕錦弦臉上的淚水,說:「

起來吧,自己把騷屄扳開!」



  燕錦弦連忙點點頭,背對著姜小風躬下上身,反過手伸到屁股後,用力扯開

兩瓣嫩肉,露出飽滿鮮豔的陰唇,「請…請主人享用!」



  姜小風輕哼一聲,摟著她的細腰,身子一挺,粗大的陽具便插了進去。



  「啊…!主人好棒,奴家好舒服!」



  姜小風好象對燕錦弦的淫態非常滿意,雙手也移到了她的胸部,抓著她那對

飽滿白嫩的乳房用力的擰揉。



  「賤人,真是個騷貨。」



  燕錦弦一臉迷醉的表情,呻吟道:「嗯…奴家是賤人,是騷貨,是主人的性

奴!」



  姜小風撞擊的力度更大了,「說,你是誰的性奴。」



  「我,我是主人的性奴。」



  燕錦弦還沒反應過來。



  「不是這個,我是說你我是什麽身份?」



  燕錦弦的臉刷的紅了,但她又不敢違抗,隻得小聲的說:「是,是兒子的性

奴。」



  明顯姜小風更興奮了,他的一隻手用力拍著燕錦弦極富彈性的屁股,說:「

大聲點,說得更清楚點!」



  「我…我燕錦弦是兒子,是親生的二兒子的性奴,是兒子的賤人,大齊的王

後是個喜歡兒子大雞巴的騷貨,嗚嗚。」



  燕然弦發出淫蕩中帶著羞愧的嗚咽聲讓窗外的姜小元再也看不下了,他輕輕

離開窗戶,回到了圍牆邊。



  心目中聖潔,高貴的母親形象崩塌了,讓他整個人都覺得一片恍惚,他都搞

不清自己是怎麽翻過圍牆離開鳳儀宮,又是怎麽回到了玉華宮的,直到宮?的宮

女叫他才猛然發現自己已回到家了。



  之後他一直躺在床上,晚飯也沒吃,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晚,直到第二天伺候

他的宮女叫他才清醒過來。



  「三王子,快起來,還過一時辰您就要去宣政殿了。」



  姜小元猛的記起今天還有重要的會議要參加,他趕緊爬起吩咐道:「快替我

更衣。」



  那宮女爲他換好衣服,正給他系腰帶時突然驚問道:「三王子,您的玉佩呢

?」



  姜小元伸手一摸,父王親賜的蟠龍玉佩真的不見了,難道,難道是掉在了鳳

儀宮?他驚出了一身冷汗!DreamEdit在WIN10系統下不能運行,

望版主大人幫忙排一下,謝謝了!